初雪小記
  時間:2019-10-24  點擊量:   
【字體:


輕柔的“白羽”漫天肆意地飛揚,甚至有俏皮的“梨花”伴著微風優雅地跳起舞來!晨起拉開窗簾,遠山這白茫茫的景象讓我驚異萬千,雖然早有耳聞邊疆地帶入冬早,可還是按捺不住內心的喜悅,同時幾次不可思議地揉著眼睛。

沒錯,就在這個“烽火照高臺,此興悠哉”的十月,在這個本應“銀燭秋光冷畫屏,輕羅小扇撲流螢”的秋季,身處這個“遠處寒山石徑斜,白云深處有人家”南山的我,迎來了新疆的初雪。

晨起的雪是輕柔的、溫婉的、纏綿的,陰云遮蔽的天空下,是街道上被薄霧籠罩著緩緩前進的行人,是加油站外抱著肩膀呵氣出一團團水霧等待著的旅客,是孤獨地在人行道上踩著一層薄雪踏出一排梅花印的小奶狗,這一切仿佛都被蒙上了一層悲劇色彩。

“你們什么時候冬休?”記得初來新疆時,遠在家鄉的表姐問我。“家里下雪的時候我就回去了。”“咱們家冬天多干呀,多少年沒怎么好好下過雪了。”總是身至異鄉的游子,確實許久沒有感受家鄉的冬天,竟然忘記家鄉許久沒有雪了。

我記得青島的雪。青島的冬天總是來的很遲,12月的校園依然有露著腳踝穿著單褲的小哥挽著身著一襲黑裙小嫚的手。可是到了下雪的時節,大家又都會中規中矩的套上棉衣穿上雪地靴,很多北方姑娘還會學著南方孩子的樣子在雪中乖巧的打著傘。像所有的沿海城市一樣,青島的雪多帶著雨水,雨夾雪落地就化了,好像從一開始就不曾來臨。但也有極特殊的時候,記得2017年冬天從學校偷偷溜去南昌陪表姐游玩,臨行的那天夜里微信就被同學們炸了——青島下了幾十年不遇的大雪。一夜之間,校園里千樹萬樹梨花開,一氣呵成,積雪壓彎了眾多老樹的腰肢,路燈下的斑駁像極了童話里面大雪紛飛的圣誕夜。而我只能坐在南方幾度的冬夜里,吃著半生不熟的燒烤,透過朋友圈感受著數十棟宿舍樓里高漲的情緒和沸騰的氛圍,伴著男女生的大聲尖叫和喧嘩,那場雪像是歌頌著青春,印刻著風華,許多人熬著整夜爬去校園內的小黃山上觀雪。那個雪夜過去許久依然會被大家提及,搞得我后悔不已,畢竟那一整年我都沒有見過雪了。

興許是上天為了彌補我上年的遺憾2018年在我們初至長沙的街頭,便下起了鵝毛大雪。獨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頭——本應是一番風華正茂、意氣風發,然而天氣預報上的一排小太陽突然多云轉陰,毫無預兆的一場南方的大雪把我們澆了個透心涼。雖然當時拉著皮箱走在雪地里感受過絕望,沒有暖氣的酒店開著空調干的人嘴角發麻,甚至那場大雪連續下了一周,最后一天回青島的航班都被直接取消。但時隔今日重溫起那場雪,還是心系著萬千欣喜與寵愛。長沙的雪是溫順又嫵媚的,像長沙的姑娘,表面波瀾不驚,暗藏洶涌。在雪景里逛街,茶顏悅色的幽蘭拿鐵仿佛更加香醇,長沙小吃仿佛辣的更加地道,一望無際的步行街氛圍仿佛更加輕松與閑適,巍峨聳立的古樓群也仿佛更加莊嚴古典。這一切都源自于雪的裝點與陪襯,這一切都來自于大自然的恩賜!

記憶鋪滿一襲華麗的袍,鎮定思緒,眼前已是另一番天地。午后初晴,山里的雪花伴著耀眼的陽光更是洋洋灑灑,恣意萬分。“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盡管天氣嚴寒,雪花紛飛,環境惡劣,但不敵我們鐵建兒女滿腔工作激情。遠處的施工現場已經開始了新的展望,鐵建職工在這美不勝收的景象里亦是熱情高漲,工程也在緊張有序、緊鑼密鼓的進展著。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中國鐵建中鐵十五局集團二公司烏魯木齊縣老城區改造項目 王詩迪)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北京pk10官网在线计划